您现在所在位置: 开心文学网>>直播之工匠大师>>直播之工匠大师目录>>第450章 青铜之冠

新濠天地娱乐官网

 作者:九个栗子
倒是戴专家反应很是迅速,看着陆子安的眼神充满了惊喜:“陆大师……您对古技艺颇有研究?”

嗯,这话让他怎么回呢?

仔细思考了一下,陆子安觉得他的回答应该要稍微的低调一点比较好。

于是他微微笑了笑,手下动作不停,淡淡地道:“略懂。”

“……”戴专家不敢夸海口说自己对文物有多么精深的了解,但是于铜车马,他真的是查阅过不少古著。

很多生涩到几乎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去查的大头书,他都硬生生地啃下来了。

只要关于秦始皇陵的书,他都有仔细阅读过。

但是他非常肯定的是,并没有哪本书里,有如此详细地介绍过车轮的组装。

本来嘛,车轮而已,算不得多么高深的东西。

但是他都查不到的内容,陆子安却信手拈来,如数家珍……

戴专家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非常快,手指也有些微微颤抖,半晌,才低涩地道:“陆大师,您简直……惊才绝艳。”

不,这都无法形容陆子安的博学多才。

他用力地握了握手,又松开,明明是极适温的环境,但他的鼻尖却渗出了些微汗水。

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,让戴专家无比兴奋,难以自持。

“27。”陆子安伸手,那五人中的一人便迅速递出该编号的零件。

他甚至不需要抬头,左手虚拢着部件,右手接过零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其卡入。

这些组装的技巧,极为繁复。

比如销接,比如活铰连接。

这些原本简单的小细节,在铜车马上运用到了极致,令人简直为之目眩神迷。

更不用说还有子母扣连接、转轴连接等各种工艺技术灵活切换,并将其完美地结合为一个整体。

就连市长都不得不满脸感叹,轻轻吸气:“难怪说铜车马是20世纪考古史上发现的结构最为复杂、形体最为庞大的古代青铜器,光这些小机关就已经值得了。”

“那是!这可是青铜之冠呢!”旁边一位学者愉快地搭了腔,他目光还在盯着陆子安的手,头都不带回一下,也没看和他说话的是谁,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:“我们西安的骄傲!平时看有些小年轻啊,说什么劳斯莱斯什么法拉利,那就算豪车了?啧,真该叫他们来这儿看看,这才是我西安的豪车啊!”

市长微笑起来,应和着道:“是啊,真美。”

“什么美!你懂什么!”老学者却有些气哼哼的,要不是舍不得挪开眼睛,市长毫不怀疑他一定会恶狠狠地瞪着他:“这叫气势!气势懂伐!”

旁边的秘书欲言又止,但是市长却瞥了他一眼,将他的话堵了回去,饶有兴致地追问道:“但是这还没组装完啊。”

“联合国秘书长德里·德拉·达雅马先生都夸过铜车马呢,他说:“铜车马不仅是高艺术的,而且是高科技的结晶!””老学者头也没回,自顾自地念叨:“这些小年轻啊,对自己的文物一点都不了解,唉……果然还是这陆大师顺眼。”

莫名被嫌弃了的市长却一点都不生气,还忍不住有些想笑。

许多人如今看陆子安,首先想到的都是他能给人带来的利益和他日渐强盛的名气,但是在这老学者眼里却只有顺眼和不顺眼一说。

因为他们声音压得很低,倒也没人听到,只有秘书情不自禁弯了弯唇角。

他忽然理解了市长对这些玩艺术的人那种超乎寻常的包容。

这些搞艺术搞学术的人啊,真的很可爱。

如果仅仅是机关精妙,尚不足以陈述铜车马的难得。

但是当陆子安慢慢地搭建了轮廓出来后,众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。

车轴是一根横梁,上面驾着车舆,两端套上车轮。

当四匹马也组装完成后,铜车马的大概轮廓已经组装完成。

轴的两端露在毂外,上面插着一个三四寸长的销子,叫做辖,不让车轮外脱。

辖是个很重要的零件,所以《淮南子·人间》上提到“夫车之所以能转千里者,以其要在三寸之辖”。

露在毂外的车轴末端,古代有特定的名称叫ei,又叫轨。

《诗经·邶风·匏有苦叶》说:“济盈不濡轨。”。

有人忍不住低声道:“难怪说出轨出轨,原来是因为这个引申而来的吗?”

再圆满的家庭,出轨了一般都以离散收场。

而轨散则辖崩,脱了轨的战车瞬间便会分崩离析,这么解释倒也说得过去。

只是在场众人注意力都放在了陆子安接下来的动作里,竟无人搭腔。

倒是沈曼歌若有所思地看着这车驾,喃喃道:“左骖殪兮右刃伤……这四匹马,两边的就是骖,中间的叫什么来着?”

她就坐在戴专家旁边,因此,声音虽然低,戴专家却还是听到了。

刚才陆子安对这小姑娘的看重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,戴专家原本不以为然,但是听了这话,倒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。

好学的人,总是能轻易地博得老学究的好感。

更何况她还真的说对了。

戴专家看她的眼神都带着笑意,轻声道:“叫服,服之左曰骖。”

“啊,对!”沈曼歌欢喜地点点头,很利索地和他道谢。

是个讲礼貌的孩子,戴专家对她的观感更加好了些。

果然,陆大师看中的女孩子,也比其他人要好。

戴专家仿佛浑然不觉,自己这种行为,叫爱屋及乌。

而此时,陆子安已经在开始组装车厢了。

这也正是铜车马里最重要的两个机关之一,所有人顿时都打起了精神,连戴专家都不再说话了。

整个大厅仿佛落针可闻,只有组装的声响格外清晰。

底座呈“十”字拱形,四条腿末端各有一方形足,起到固定和支撑伞杠的作用。

上部为座杆,与底座铸接成一体,起夹持和固定伞杠的作用。两道机关就分别置于底座和座杆上。

陆子安握紧伞杆,慢慢将其卡了进去。

底座的十字形台面上,有一长方形凹槽,凹槽内侧一端呈半圆形,陆子安握着的伞杆尾端,正正好卡进这凹槽。

严丝合缝,没有任何错位。

听着那悦耳的一声“咯嚓”,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微微吁了口气。

但是陆子安接下来的动作,却又让他们的心紧紧地提了起来。

只见他微微弯下腰,在底座的右拱腿正侧面,组装的几个零件竟然露出了一个与前一个凹槽方向垂直的长形孔槽。

一半明槽,一半暗槽。

孔槽内陆子安装进了一个可以左右移动的曲柄销,销的外端带一圆形帽,方便手握持。

为了确定效果,陆子安特意试了试。

他拉动曲形销的时候,当它从暗槽中伸出,插入左拱腿的暗槽内时就把伞杠下端固定;

当曲形销收回,伞杠下端即可取出。

这,这是!

人群微微有些骚动,却是不少老学究恨不能爬进来亲自试试。

但是理智还是让他们保持着冷静,没有真的爬进来。

陆子安将伞杆插上去后,转头又将座杆的上部内侧面的铜环安装完整。

到了这一步,后面基本已经没太高的难度了。

“这个是更精妙的机关。”戴专家面容缓和了许多,心情也放松下来,也就有了心思给沈曼歌这个门外汉讲解了:“这其实是采用了一对互相垂直的楔形配合自锁机构,你看,当拉动侧面纽鼻内的铜环的时候,机关是不能打开的!”

伴随着他的声音,陆子安刚好拉动了铜环,机关瞬间卡死。

“只有先将顶端纽鼻内的铜环拉起,侧面铜环才能带动拉开半圆形构件,伞杠上部就能被取出来。”

这两个机关设计巧妙,机构简单,操作方便,即使车在行驶过程中受到震动和冲击,也非常平稳牢固。

这个青铜伞座以小见大,说明秦代在机械学、工艺学等方面已经有了很多发展,机械制造技术也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。

因此有人说,秦陵铜车马可以被称为华夏古代青铜工艺的顶尖代表作!

陆子安的左手已经拿出了伞杆的上部,听到沈曼歌萌萌哒地“嗯呐”一声,不禁勾唇一笑,淡淡瞥了一眼,将伞面晃动了一下:“知道这伞面叫什么吗?”

哎?不就是伞吗?

这个沈曼歌还真不知道,老老实实地摇摇头:“叫什么?”

“叫俾倪。”陆子安目光温柔地抚在伞面之上,声音很轻:“俾倪,同睥睨。”

睥睨天下吗?但这好像是出自郭沫若的文……沈曼歌若有所思。

但是这铜车马组建起来后的气势,当真称得上一句睥睨天下。

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。

如此精致的战车,却弩机、剑、盾牌应有尽有。

因此,陆子安不仅需要装好车马,还需要将这些武器也装进去。

精致的弩机在他掌心飞速地组装完成,看着如同玩物,他随手对着桌面射一箭,扎进去很深。

过了几秒才听到其扎到地面发出的“卜”的一声声响。

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头皮发麻:这效果真是很令人震撼啊……

有人喃喃道:“原来这真的不止是观赏物啊……”

“39。”陆子安伸手,立即有人递上编号39的零件。

有人咦了一声,低呼道:“这么小的……是什么?”

虽然他感觉自己声音很小了,但是因为四周都很安静,他又不像市长他们站得比较偏,这句话顿时不少人都听到了。

他接收到了许多不友好的目光,脸都有些烧得慌。

倒是陆子安看都没看他一眼,平静地道:“这是飞軨。”

“飞铃?”这人却是误会了,眼睛一亮惊喜地道:“是作警示的吗?还是暗器一类的?”

比如发现敌人瞬间飞出去什么的……

在场不少人都不忍直视地看了他一眼,眼里写满了无奈。

这位兄弟,你脑洞是不是太大了?


Copyright© 2009-2010 www.jptakko.com 开心文学网

开心文学网所收录作品及开心文学网所做之均属网友个人行为,与开心文学网立场无关。
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于72小时内删除。 站点地图